分析:全球收支數據顯示資本實在流出中國

幸好,上週末香港的街頭示威比較和平,儘管這個亞洲最重要的金融中心與北京當局之間的緊張還在升級。

不過,經歷了10週的時而出現暴力的示威後,示威者與警察即使不再發生衝突也難以撫慰投資者的緊張神經。他們至少在兩個方面都面臨極大的不確定性:中國當局會對香港的政治危機作何反應;以及鑑於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的立場像悠悠球一樣在對抗與和解之間不停變換,中美貿易戰會走向何方。

這些不確定性又衍生出第三個未知因素:在本月人民幣匯率突破1美元兌7人民幣的關口後,人民幣的未來走勢如何。人民幣進一步貶值會威脅到中國的百姓、投資者,還有企業借款人——今年新興市場中遙遙領先的最大外幣債券發行者。這也是整個新興市場的投資者都面臨的一個威脅,因為中國貿易夥伴國的匯率也在同時下跌。

疲弱的人民幣也有可能引發資本外逃。如果外流嚴重,會加重人民幣的貶值壓力。已有信號顯示,資金確實在加速流出中國內地。

自2015年8月人民幣發生一次突然貶值以來,北京方面已向這種外流開戰。它已基本上成功地把外匯儲備穩定在3萬億美元左右。確實,最新的月度數據顯示,7月份中國外匯儲備只有少量減少。在此之前,第一季度資本外流達210億美元,第二季度則達到850億美元。

香港牛津經濟研究院高級經濟學家Tommy Wu表示,這可能反映了中國富人和其他投資者的如下預期,即北京方面會將人民幣穩定在目前匯率水平附近,而不會允許大幅貶值。自2015年來,中國的國際收支平衡表用“淨誤差與遺漏”來表示巨大的資本外流,這個籠統的術語表示錄得資金流動與統計期末的實際資本頭寸之間無法解釋的差額。

今年第一季度——這是可以查到數據明細的最近季度——國際收支平衡表的“其他投資”項目顯示了明顯的資本外流。 “其他投資”也是一個籠統概念,主要表示以銀行為中介的資金流動,例如貸款和貿易融資。該項目顯示,非居民投資者在第一季度從中國撤出逾280億美元——這是2016年第一季度以來首次出現這樣的資本外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