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分析:世界增长最快的印度市场遇到瓶颈

“世界经济增长最快的大国”这一印度的招牌正在动摇。印度4~6月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率仅比上年同期增长5.0%。继1~3月的5.8%之后跌破6%大关。这一水平低于视为竞争对手的中国。印度依赖消费的增长踩下刹车,指出经济结构转型迟缓的声音在政府内部已开始出现。

“消费者连买一袋5卢比的饼干都变得慎重。经济或许存在严重的问题”,大型食品企业Britannia Industries的总经理Varun Berry于8月在出现利润下降的4~6月财报说明会上,对印度消费的异变敲响了警钟。

此外,印度的就业环境也日趋严峻,关键的家庭收支并未获得充裕的资金。大型评级机构CRISIL的调查显示,占劳动人口近一半的农民的平均家庭收入增长在截至2018年的5年里平均为3.6%,而2018年为零。 750家上市企业的员工人均人工费的增长也从截至2018年上半年的同比2位数增长,放缓为今年1~3月的5%多一点。印度经济最近10年来以消费为发动机,实现了平均超过7%的高增长。但是,今年4~6月的民间消费增长仅为3.1%。

CRISIL的首席经济学家Dharmakirti Joshi指出,“消费者最近数年来在收入没有增长的背景下,通过动用储蓄和贷款增加了消费。但是,由于收入低迷,未来风险正在提高,将不得不重视贷款偿还和储蓄,减少消费”。

信用紧缩也很严重。进入9月后,涉足基础设施贷款的大型非银行金融机构陷入破产。银行和投资者对包括住房贷款和汽车贷款等面向消费者在内的非银行金融机构整体的资金供给迅速收缩。

印度内阁首席经济顾问Sanjeev Sanya以战后的西欧、日本和中国为例表示,“实现10%左右的高增长的唯一增长模式是投资主导型,印度也有必要将投资的比例提高至GDP的4成以上”。

将依赖消费的增长迅速转变为企业主导型并不容易。印度在上世纪90年代和2000年代曾将投资(固定资本形成)对GDP的比率从20~24%提高至40%左右,实现了平均6%左右的增长。但是,近年来的投资比率再次降至30%左右。另一方面,通过加杠杆带来的消费扩大维持了高增长,但可能已经达到极限。